无标题文档

 

加入收藏
设为首页
向我约稿
[首页] [关于本站] [新闻中心] [郑光路长篇专著精品荟萃!2018年!!] [郑光路文革研究[图为美国海马图书公司出版的郑光路研究文革史专著《文革文斗》《文革武斗》的封面]] [2014郑光路文史及批评[左图为郑光路(右)与《水浒传》演李逵的赵小锐于电影剧组]] [2014郑光路武术套路欣赏及武术研究.武侠小说作品[郑光路曾被武术专业刊物选为封面人物]] [2014.郑光路文革旧事、诗词书信、游记类作品[左图为郑光路脚踢兰天习武照]] [我的相册] [留言板]


郑光路长篇专著精品荟萃!2018年!!
郑光路文革研究[图为美国海马图书公司出版的郑光路研究文革史专著《文革文斗》《文革武斗》的封面]
2014郑光路文史及批评[左图为郑光路(右)与《水浒传》演李逵的赵小锐于电影剧组]
2014郑光路武术套路欣赏及武术研究.武侠小说作品[郑光路曾被武术专业刊物选为封面人物]
2014.郑光路文革旧事、诗词书信、游记类作品[左图为郑光路脚踢兰天习武照]
拍案惊奇!郑光路精彩特稿[图片:著名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(中)及夫人濑田裕子与郑光路合影]
2014.文史长廊精品[左图:郑光路(左1)应邀拍电影时]
2014.文革类老照片.美术作品链接[左图:郑光路当医生时和原珠海市市长梁广大(左)合影]
2014.文革时期文化现象研究专栏[图:郑光路(左1)与“皇帝”张铁林先生(左3)]
郑光路巴蜀文化及历史类作品[篮球巨人穆铁柱和郑光路]
近70年当代史研究史料[左图:原国务院侨务办公厅负责人庄炎林(左)与郑光路合影]
2014.[文革专栏]本网特色翻页内容甚多[本栏图片:郑光路1966年在天安门]
2014.评说成都、四川[图为著名学者魏明伦先生(右)与郑光路]
四川特色作家文章[左图为四川省文联主席李致先生(右)和郑光路]
历史往事揭秘专栏[左图为郑光路收藏的文革宣传画]
2014.“社会评论”精品转载[左图为郑光路(左)与成都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刘学文]
中国近现代文学掠影[左图为张邦元(右)绝技童子功“隔山望月”与郑光路同摄]
中国知名文革史研究者精品专栏!
中国历代文学研究专栏[老武术家王树田(中)郑光路(左1)刘绥滨(左2)市武协副秘书长王学贤(左3)]
连载郑光路最新长篇力作《打工妹怪遇》欢迎阅读和书商、出版机构及影视改编合作!
网友交流专栏[郑光路作品讨论会上民革市文史委员会主任王大炜(右)作家白郎(中)和李克林教授(左)]
《川人大抗战》选载[成都媒体为《川人大抗战》举办座谈会后李克林、流沙河、王大炜、卢泽明等先生同摄]
巴蜀文化和掌故[海外作家与成都卢泽民、章夫、冉云飞、郑光路(1排左1)、白郎、蒋蓝等]
今年郑光路有影响的新作[左图上排右起:郑光路、郑蕴侠、副导演商欣。下排为导演刘子农及张国立、王姬等]
当今学术界、文学界之怪现状[文革结束郑光路(1排右1)考入大学与同学去安仁镇接受“阶级教育”]
转载网络精品[1987年郑光路(右1)与华西医大副院长张光儒博士(右2)在珠海工作时游澳门]
老成都掌故[左图为郑光路(右1)在青城山上清宫与道士练剑]
武侠文化[左图:右1郑光路,右2习云太教授(中国武术一级教授),右3刘绥滨,右4铸剑专家龙志成]
滑稽妙文选[人生如戏,图为郑光路(右1)1985年应邀参加影视剧拍摄时照片]
中国文学、史学与世界[图为法国学者大卫(左)和郑光路
巴蜀文化中的杰出人物[本栏图片说明:中国著名电影艺术家谢芳(中)、张目(右1)和郑光路合影]
四川及巴山蜀水人文[左图为郑光路(1排中)1985年与几个弟子同摄]
当今社会奇稀罕事、伤心事、可怕事[左图:郑光路舞禅仗习武照]
文史文学精品转载[图为1990年郑光路(后排右2白衣者)与众武术人士在少林寺参加武术拍摄]
郑光路欣赏的古典、文学、史学作品推荐[1986年郑光路(上排左3)参加武术表演赛后和四川武林好友摄]
阅之有益的史学方面学术文章[图为郑光路(中)当医师时在医院为病人作手术]
郑光路著《中国当代热点问题透视—中国气功武术探秘》选录
郑光路在美国出版文革研究专著介绍[图为两本专著封面]
四川近、现、当代史研究史料参考[郑光路1987年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工作时照片]
文化与教育[图为郑光路练铁指功练武照]
体育武林前辈【左图:1984年时郑光路与李孟常师傅(右)。右图:郑光路与黄林派钟方汉师傅(右)】
图说历史!大量历史老照片![郑光路与成都体育学院新闻系主任、博士生导师郝勤教授]
隆重推荐作家原创精品[《武当》杂志主编刘洪耀(右)与郑光路]
过来人回忆文革历史[图为文革时期郑光路当受苦知青时,点击图很瘦]
官方报刊资料(主要为文革时期)选登[本栏图为文革中的恐怖刑场]
知青问题研究[郑光路1970年当知青时艰难环境下仍自强练功“朝天蹬”]
名家杂谈精粹[郑光路(左1)与四川武术名家黄明生(左2)、李兴白(左3)1985年在电影剧组]
抗战文史[英勇殉国的饶国华中将之女饶毓秀(左1)第36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之子李克林(左2)与郑光路]
四川著名学者、作家岱峻专栏[作品充满空灵雅趣和智慧沉思。图为岱峻夫妻恬静生活]
四川著名特色学者、作家陈稻心专栏[图为陈稻心先生(左)与郑光路]
中国著名作家雁翼专栏[左图为中国著名老作家雁翼(左)与郑光路合影]
学术界百家争鸣[左图:四川曲艺界大师邹忠新(左)与郑光路在一次文艺会上]
武侠小说评弹[1986年郑光路(右1)与老武术家王树田(右2)肖应鹏(右3)在一次会上]
四川著名武术家(排名不分先后!)[郑光路(左1)与著名武术家王佑辅(左2)邹德发(左3)合影]
宗教文化与人生、文学[图为郑光路(左)与四川一高僧]
佛道、医学、养生文化[图为郑光路(左)与武友在山中古佛寺练武养生]
纪实历史、文学长篇[香港《明报》1987年刊登郑光路当医师搞科研时照片]
中国传统文化名篇[1987年郑光路(右1)与老武术家王树田(右2)、全国地趟拳冠军陈刚(右3)]
门外诗歌谈[图为文革时期郑光路(下排右1)和红卫兵战友]
放眼世界专栏[红卫兵文革闯将]
免费网上书屋、实用网站[more翻页还多!]图为毛泽东与张玉凤
中国各地优秀作家陆续推出专栏
重要精华文章专栏![左图:中国民生真实的另一面“黑窑矿工”]
重要文史精华文章专栏!2
重要网络转载时政精华文章专栏!3
2014


·写作范围:文史、文革史、抗战史、四川史研究,以及社会纪实文学作品(中国社会热点问题类纪实)
·姓名:中国独特题材文学网
·笔名:站长:郑光路
·电话:--
·手机:重要业务联系,请发短信联系
·OICQ:--
·电子邮件:423648068@qq.com
·通讯地址:中国.四川省.
·邮政编码:--
--管理中心

  本站浏览总人数:
今日浏览总人数:
昨日浏览总人数:
本月浏览总人数:
上月浏览总人数:

萧易/文《山海经》中的成都印象

作者: -上传日期:2006/6/8
萧易/文《山海经》中的成都印象 
稿件来源:成都日报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6-5-15 4:09:21
   
 
  
四川新闻网-成都日报讯: 
  
  萧易/文

  在秦代的紧张与硝烟过后,汉代的巴蜀迎来了平和与稳定。刘邦被项羽分封至蜀,然而,这次分封却改变了中国历史;汉政府通好“西南夷”,两座重要的国家工厂车官城、锦官城先后入户成都;汉代人出行,皆要用车,大大小小的车辆成为了汉代人的国家习惯;一本奇书《山海经》在汉代成为了汉代人的精神殿堂,汉代人据此雕刻出诸多画像砖,表达了对另一个世界的想象。

  奇幻莫测《山海经》

  撰写《史记》时,西汉太史令司马迁遇到了一本连自己也不敢妄加评断的书,《山海经》。因此,他在《史记》中老老实实地写道:“至《山海经》所有怪物,余不敢言之也。”

  其实不光是司马迁,历代史家遇到《山海经》,都要打个寒战,对它的内容、该归于何类头疼不已。《汉书》将它列入形法家之首;《隋书》则将它归入地理书;清代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却又谓其为“小说之最古者尔”。

  史家们之所以看法不一,是因为《山海经》实在古怪。书中描绘了一个近乎离奇的世界:青丘之山上有九尾狐;长右之山上的怪兽长右,百姓见到它就要遭遇洪水;祈过之山上有长着人脸、生三只脚的瞿如;守护槐江之山的神英招,长着人的脸、马的身体、虎的斑纹及鸟的翅膀。

  《山海经》中,诸如此类怪兽数不胜数,不知道远古中国是否真是一个怪兽横行的国度。《山海经》的奇异之处却还远远不止于此,全书只有31000字,却记载了40个方国、550座山、300条水道、100多个历史人物和400多种怪兽,地理、神话、宗教、民族、动物、植物、矿产,天南地北,包罗万象。

  有意思的是,历代君主对《山海经》颇为客气。秦始皇焚书坑儒,可能认为《山海经》还有保留的价值,因而留了下来;汉武帝废黜百家、独尊儒术,摒弃的书不少,《山海经》也不在其列。由此看来,《山海经》并不是一本平常的书,它奇特的内容与丰富的想象,一直令古人心驰神往。

  谁写了《山海经》

  这本包罗万象、诡异莫名的《山海经》,到底是何人手笔?汉成帝时,刘向、刘歆父子奉旨校勘群书,上奏皇帝,“已定《山海经》者,出于唐虞之际……禹别九州,任上作贡,而益等类物善恶,著《山海经》。”刘歆认为,《山海经》是大禹、伯益所写。要知道上表给天子,刘歆是不能信口开河的。

  刘歆的观点在历史上影响很大,历代史学家一般奉其为圭臬。到了近代,关于《山海经》作者的说法一时蔚为大观。法国汉学家马伯乐认为,《山海经》可能受到过伊朗或印度文化的影响,言下之意暗示其作者是印度人或伊朗人;卫聚贤进而在《古史研究》一书中考证《山海经》作者为印度人隋巢子。此外,认为是希腊人、美洲人撰写的也不在少数。究其原因,《山海经》涉猎广泛,地域跨度极广,许多民族都能从中看到本族的影子,可能并非出自一人之手。

  史学家袁珂则认为,《山海经》历时久远,经手极多,是一部出自众人之手的合著;蒙文通考证其中部分章节便出自成都平原蜀人之手,学者刘少匆经过多年研究,指出《山海经》最后一卷《海内经》,描绘的即是成都平原的古老风貌。与诸多民族一样,三星堆人也在这本千古奇书中留下了自己的影子。

  三星堆与《山海经》

  蒙文通等人的观点并未立即为史学界所认可,直到1986年。这一年,三星堆出土了众多古怪的青铜器。冥冥之中,《山海经》与古蜀人走在了一起。

  《山海经·海内经》中,有个都广之野,“西南黑水之间,有都广之野。百谷自生,冬夏播琴。鸾鸟自歌,凤鸟自舞,灵寿实华,草木所聚。爰有百兽,相群爰处。” 古蜀人是左言的,今天四川方言中还能听到“鸡公”、“闹热”等词,鸡公就是公鸡,依此看来,都广之野便是广都之野,蒙文通认为就是成都平原。《山海经》里的都广之野是一派人间天堂景象,成都平原也曾是蜀人温床,颇似天堂。

  史书说炎帝姜姓,出生羌族;黄帝至蜀,迎娶嫘祖;蜀地大禹,治水开夏。中国远古代伟大的部落首领,都与蜀人颇有渊源。《山海经》记载,大禹耳朵上有三只孔,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兽面具耳朵上也有三孔,那些兽面具究竟是三星堆人想象中虚无飘渺的神灵,还是蜀人对大禹的怀念?

  高达396厘米的青铜神树被认为代表着三星堆人对太阳与光明的无限崇敬。在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,与太阳有关的神树并不少见,如建木、扶桑、若木等。《山海经》记载,神树建木就生长在都广之野上,也许,三星堆人是根据《山海经》铸造出一棵“青铜建木”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  《山海经》每座山都有山神,它们半人半兽,张牙舞爪。其中,人首鸟身像在《山海经》中反复出现,北方之神禺强,东方之神句芒都是人首鸟身的。三星堆也出土了一尊青铜人首鸟身像,它站立在花朵之中,胸口正中刻着两个同心圆,代表太阳与光辉,显然,在三星堆人眼中,这尊人首鸟身铜像,应该代表着一位地位极其崇高的神灵,它会是《山海经》哪座山头的神灵呢?

  远古时期,有一种怪蛇曾令古人惧怕不已,这便是《山海经》中的鸣蛇,鸣蛇头部与背上皆长有翅膀,声音如磐石一般高亢。传说此蛇不祥,古人见之则要大旱。三星堆出土的青铜蛇模样如《山海经》记载的一般,出土时早已成了碎片,显然,三星堆人对这种异物并无好感,或许这便是《山海经》给他们的忠告。

  成都人的西王母

  如果说古蜀人与《山海经》的关系还停留在猜想阶段,汉代成都人或许早已阅读过了《山海经》。成都近年来出土的汉代画像砖中的很大一部分,都能看到《山海经》的影子。

  画像砖上露面最多的神仙,当数西王母。在汉代,西王母是主神,地位远远超过了一般神仙。《山海经》记载,“西海之南,流沙之滨,赤水之后,黑水之前,有大山,名曰昆仑之丘”,此山方圆八百里,高万仞,西王母即在山中。西王母模样似人,却长着虎的牙齿与豹的尾巴,蓬头乱发,在天庭掌管五刑,是一位极为冷酷严厉的女神。而四川汉代画像砖上雕刻的西王母则身着女装、道貌威严、仙气萦绕,可能因为西王母是主神,纵然《山海经》记载“蓬头乱发”,古人仍然害怕这样粗糙的形象会开罪她吧。

  汉代成都人还生动描绘了“昆仑之丘”上西王母的生活,他们不少的想象以《山海经》中其他怪兽为依托,看来早在汉代,成都人便已对《山海经》了然于心,并将诸多场景栩栩如生地组合在一起。画像砖上,西王母座下有一只三足乌,长喙利爪,是传说中为西王母取食的神鸟;神鸟下面,有只怪兽,模样似牛,可能是《山海经》里“其状如牛,白身四角”的异兽;三足乌左侧,一人持戈而立,是守卫在西王母身边的“大行伯”。西王母右上方有只九尾狐,九尾狐模样像狐狸,却有九尾,声音如同婴儿一般。古人认为多尾即寓意多子,也把九尾狐当作子孙兴旺的祥瑞,“西逢王母,慈我九子,王孙万户,家蒙福祉”说的便是祈求西王母多赐子孙。

  汉代人也将西王母与射日英雄后羿联系在一起。传说后羿为求长生不死,越过千山万水,到西王母处求得不死之药,妻子嫦娥瞒着后羿自己偷吃,独自一人飞到月亮,茕茕孑立,对影自怜。汉代人十分鄙夷嫦娥的自私,他们眼中的嫦娥,早已不是那个独守在月宫中的美丽仙子,而变成了一只面目可憎的蟾蜍,画像砖上的蟾蜍还挺着大肚子翩翩起舞,颇有讽刺效果。

  由于西王母掌管不死之药,她也成了汉代人最为敬崇的神灵。汉哀帝建平四年,长安城中出现一件怪事:城中黎民百姓,在街头巷尾秘密集会,又跳又唱,并相互传言:“母告百姓,佩此书者不死。不信我言,视门枢下,当有白发。”意思是说,如果不信西王母,便是死期不远了。这次热闹的集会直到当年秋天方才偃旗息鼓。同样在建平四年,民间传闻西王母将巡行人间,于是百姓纷纷持火上屋,击鼓呼号。

  在另一些画像砖中,也有看到汉代成都人对永生的追求。彭县出土的《仙人骑鹿》上,神仙悠闲自得,骑鹿遨游,身边有一女神,手握灵芝。汉代《长歌行》写道:“仙人骑白鹿,发短耳何长?导我上太华,揽芝获赤幢。来到主人门,奉药一玉箱。主人服此药,身体日康强。发白复更黑,延年寿命长。”而以现在眼光看来,汉代百姓富裕,仓廪富足,是中国古代史上少有的黄金时代,汉代人曾经在瓦片上,坦然而理直气壮地表达对“富”、“富贵”的追求,这是这个王朝给自己的最佳定位,富贵的汉代人自然希望永生不死,活在这个黄金王朝。如果生于乱世,活下去尚且困难,又有谁会有闲心去追求永生呢?

  除此之外,一段神话中的爱情故事也是汉代成都人叹奇唱绝的主题。在郫县东汉墓出土的石棺盖上,刻有一幅《牵牛织女》画像。牛郎牵牛,向北遥望,焦急万分;织女执梭,长袖飞扬,脉脉含情,他们中间隔着一段遥远的距离,似乎代表着漫漫银河,只可遥望不能相逢。在汉代,牛耕已经普及,一般农家男子耕作,女子纺织,恰如牛郎织女一般,而在当时,又有几人能真心相许,还不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?由此看来,汉代人往往能在牛郎织女的传说中找到共鸣。也基于此,东汉末年,《古诗十九首》中出现了名篇《迢迢牵牛星》:“迢迢牵牛星,皎皎河汉女。纤纤擢素手,扎扎弄机杼。终日不成章,泣涕零如雨。河汉清且浅,相去复几许?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”神话与爱情的双重悲离,是汉朝人的奇异想象的源泉。

  
  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浏览次数:1594-- 发表评论,已评论1次




----上篇文章水直/文:吴宓 浪漫而严谨的学者
----下篇文章郑光路《我的婚礼,1976》,10月6日,江青等“四人帮”被抓,万恶的文革宣告结束.....